当前位置:北京乐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资讯嫣然天使基金 爱心无价 9年不离不弃的情感
嫣然天使基金 爱心无价 9年不离不弃的情感
2022-11-21

2007年3月27日,9岁女孩赵芹住进了伊美尔健翔医院。她的到来,牵动了医院医生、护士和其他工作人员甚至病人的心。为什么在那么多患有先天性唇腭裂的儿童中,她是这样的引人注意和关心呢?这与她非同寻常的身世有关。

9年前作出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收养这个弃婴

1998年是个润年,双五月天,已经连续下了7天的雨。在安徽省临泉县的一个小村子里,全村人围着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孩子也就刚刚出生,身上没穿任何衣服,被一个小破棉被包裹着。面对正在啼哭的孩子,村民们议论纷纷,揣测着她的出生、来历,甚至她的身世,但始终没有人弯下腰来抱起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小生命。此时,赵广同刚好从地里干活回来,快到村口时,他看到村民们正围聚在一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出于好奇便围了上去。

挤进人群,赵广同发现了地上的孩子。这个被人遗弃的孩子让赵广同吃了一惊,虽然孩子长得很漂亮,有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但孩子的嘴唇有些异常,孩子是兔唇。看着嘤嘤啼哭的婴儿,赵广同心生怜悯,究竟是谁把孩子放在这里,多可怜的孩子呀。后来,听村民讲,这个孩子在他们周围几个村子附近出现有一两个月了,有人在别的地方也见过几次,也曾被别人捡回去收养,可是最终都因为她的兔唇又被抛弃了。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人们也慢慢离去了,没有谁愿意将这个不幸的孩子抱回家。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微弱,赵广同的心越揪越紧。他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并不富裕,把孩子抱回家该怎么养活她呢,可是不抱回家小孩子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抱还是不抱,赵广同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中,但善良的他还是不忍心将这一个刚刚来到人间的小生命再次遗弃在荒野里,最终他抱起孩子朝自家走去。回到家后,赵广同将孩子从小棉被里抱出来,看到的情形是令他如何也想不到的。孩子太瘦弱了,体重还不足4斤重,并且在她瘦弱的身体上下到处都是被鼠虫咬伤的伤痕。看到这样的情形,赵广同和妻子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在他们10里外的一个村子,有个过的还算不错的家庭,就是没有儿女。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来和他商量想收养这个孩子。他后来告诉我:当时不是特别想送给这个要收养的家庭,但是因为家里已经有了一个男孩,根据政策他们是不允许在收养孩子的。如果收养就面临着被当地政府罚款,妻子也得做结扎手术,但是妻子的身体不好,是不打算做的;最重要的是家里并不富裕,孩子需要手术治疗,当时家里是没有钱的。考虑到很多,最后他们决定交给这个女人抚养。但是他也告诉这个妇女,说如果后悔了,一定要送回来。

孩子有了着落,他们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但是就在孩子被送出的第二天上午,村里有人说在出村的路上看见了这个孩子。他们在得知后,很着急,但是当时并不相信,因为在孩子被抱走时嘱咐过,不要就送回来。中午刚下地干活回家的他顾不得吃饭,就和老父亲俩急匆匆的往那个领养人的家里奔去。那个女人看到他们来很惊讶,不知所措。骗说他们又送给了别人。在他们拿出再不说出实情就报警的情况下,那个女人终于说了实话。父子俩人按照她说的地方去找,可是没有找到孩子。眼看着天越来越黑,他们的也越来越着急。看着他们疯狂的寻找,那个村子里有个知情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又不想得罪那个同村的妇女,就偷偷地告诉了他们。最后在一片玉米地里终于找到了孩子。当时孩子身上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从玉米地的泥坑里抱出来,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回家的路上,他和父亲谁都没有说话。只顾着往家赶。回到家,和妻子两人把孩子洗干净,又喂了些牛奶。孩子慢慢地缓了过来。心里很不是滋味的赵广同忙了完了这些后,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夜幕降临了,他没有开灯。妻子多次唤他吃饭,他也没有答腔。他看着静静睡着的可怜的孩子,任泪水在脸上肆虐。

第二天,他和家人商量后,作出了一生中最重要却又是最艰难的决定——收养这个弃婴。

村民们都说:“人家的亲生父母都把孩子扔了,你到底图什么呀?再说家里也不缺孩子!你有一个男孩了。” “你们家也很困难,还是把孩子交给政府管吧,镇上不是有个福利院吗?”……可是他说“你们心思我理解。可是我就是不想在让她漂着了,让它有个家,让她能吃上饭。” “不管多穷多苦,不管多好的家庭再收养,我们再也不送了。”

这一天是1998年后五月的农历十二,他们把这一天定为女儿的生日。从此这个家里就多了一个家庭成员。他们给她女儿起了个小名叫奇瑞。

8年里走过风雨历程——小“奇瑞”快乐艰难地成长

小奇瑞的消化系统出奇地差,胃不好,没有母乳,母亲尝试着让孩子喝奶粉,可一杯奶粉下肚,不一会儿孩子就会闹肚子。一闹肚子,肠炎、肺炎便接踵而至。母亲又尝试着让孩子喝鲜奶,还是不行。有人说喝好一点的奶粉可能好些,那时候就用家里不宽裕的钱买三鹿的奶粉。因为身体从一出生就比较差,就是到了她能吃些饭的年龄,父母亲还是给她吃奶粉到2岁的时候。父母说没少在她身上操心。

她很小就知道心疼父母,很懂事。五六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帮父母做些简单的家务。帮助母亲做饭,照顾爷爷奶奶,甚至开始学着自己洗内衣裤。父母亲也很疼爱她,在两个孩子吵架时候,从来都是训斥哥哥;有好东西,都是先给她吃;有好玩的,总是先让着她。总之在这个贫困却充满爱意的家庭里,她始终被幸福拥裹着。

但是由于特殊的身世和先天性的唇裂,她的身体和精神也饱受折磨。她经常受到村里孩子们的欺负,尤其是因为唇裂,说话不清晰,村里的孩子经常嘲笑她,叫她“咧嘴”。她从小起就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孩子”,所以越大的她越自卑,也很内向,很爱哭。她没有几个朋友,也很少出去玩。父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每到这个时候心里就很难受,现在能让她有个家了,可是要是能把她的兔唇治好,那该有多好,她就可以和正常孩子一样,拥有更多的快乐了。

但是这对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简直太难了。他们仅靠几亩地解决一家六口的日常生活,已经是勉强过活。他们当时就是想,只要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可以了,只能慢慢攒钱在说了。

2004年,儿子10岁了,女儿也已经6岁了。他感觉到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爷爷奶奶的身体不好、妻子患有慢性肾炎、奇瑞有兔唇,而且女儿也到了上学的年龄。仅靠这几亩地显然是不可能在负担一家人的支出了。2004年下半年赵广同决定外出打工。

1年中有悲有喜——父女俩重获新生

2004年来到上海嘉县后的赵广同在一个叫科海物业的公司找到了一份保洁工作,每月500多元,平时还接一些洗衣服的散活,一个月也就800多元,维持一家6口人的生活。这样他一干就是两年多,他兢兢业业,很认真。日子还算过去。准备赚些钱积攒下来给小奇瑞治病。

但是偏偏老天让不幸的家庭遭遇更加的不幸。2006年11月18日晚上,一向健康的赵广同突然发病,两腿站立不稳,呕吐不止,在上海医院诊断的结果是广泛蛛网膜下腔出血,但是原因不明。在上海接受手术治疗需要10多万元的手术费用,对这样一个家庭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面对手术及治疗费用,亲属们都傻了眼。家里能卖的都卖了,能借的都借了,才凑够了7万多,离手术费用相差很多。但是作为一家的支柱,放弃了他等于放弃了一切。

上海嘉县政府得知他是一位为了一个被人丢弃的兔儿默默奉献的好心人却自己遭遇不幸的时候,号召各种社会力量捐款1万多元。终于在南京一家医院他们用筹到的8万多元,完成了他的手术。

妻子在手术前,看到家庭这种情况,征求他的意见,想把孩子送到福利机构去,虽然心里也是万般不舍,但是就他们目前状况,别说是给她治病,就是养活她可能都成了困难。但是他最终没有同意。他说,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了,就是在难也不送她走。

术后痊愈的他重新回到嘉县上班。他收养兔唇弃婴的故事不胫而走。县政府详细了解情况后,并告诉他“嫣然天使基金”能够为他这样家庭的孩子免费进行手术治疗。听到这个消息的他兴奋了好久,孩子的病终于有了希望!在当地县政府的帮助下,他了解了相关情况,办理了相关手续。并向单位请了假,回老家接上孩子。抱着一颗充满希望的心来到了北京。

2007年3月29日,他们到达北京的第三天,伊美尔医院为孩子进行了一期手术。他们对手术效果很满意。

他说现在因为自己治病,已经借了许多外债。如果没有“嫣然天使”的免费救助,有这么一个机构帮助了他们,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攒够给女儿做手术的钱。所以他充满感激。说这话时,他显得很激动。

后记:

他是个很普通的人,个子不高。虽然长期为生活所累,饱受苦难,但是他对生活却充满信心。很爱笑,很健谈,两个小时的交谈中,他反复说的话就是“不想那么多,想那么多,就不活了,呵呵”。

但是说到孩子的过去,坚强的声音背后我还是听的到他的哽咽。我没有去劝他,他的妻子也没有去劝慰他——大家知道,他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感慨!

当我问到:“生活这么艰辛,为什么还要收养这个孩子?”不善言辞的妻子轻声回答:“她也是一条生命……”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得出她是一个平凡善良的女人。

最后我想大家和我的心情一样,默默祝福小齐瑞能够在术后绽放灿烂的笑容,能够在如此幸福的家庭中健康快乐的成长。